漫话藏獒

作者:桑丁才仁 来源:中国西藏 时间:2009-03-18 10:16:46 点击数:


藏獒,头大面宽,舌大唇厚,表面上温和安详,将凶悍和无畏隐藏其中。
约在二三十年以前,藏獒作为藏族游牧民的牧羊犬,很难想象到它究竟有多大的价值,可是如今却神话般地变成了价值连城的“宝贝”,动辄以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价值,堂而皇之地登上了“世界犬种”、“犬界之光”乃至“中华神犬”之宝殿,让我们这些来自牧区的藏人瞠目结舌。
  源于青藏高原
  从历史上看,獒是一种非常著名的犬种,据《尔雅·释畜》载:“狗四尺为獒”,《博物志》云:“犬四尺为獒”,据此可知,凡体大威猛的犬种皆可称作獒。藏獒,顾名思义,是指产于青藏高原、以藏族居住区为主要地域的一种犬类。属犬科,国家二类保护动物。
  根据藏獒的名称以及它的生活习性等分析,国内外许多学者认为藏獒的祖先在中国西藏,与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民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古希腊著名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巨大、强壮、凶恶的印度犬是来自西藏高原的狗,这些犬从西藏高原运到波斯和亚洲”。我国一些犬业学者也认同藏獒源于青藏高原说。他们认为,公元1240年,成吉思汗率领他的蒙古军队横扫欧洲时,组建了一支猛犬军团,俟战争结束,其中一部分约三万只藏獒留在了欧洲,这些纯种的喜马拉雅藏獒与当地犬种杂交,繁育出了世界著名的马士提犬、罗特威尔犬、德国大丹犬、法国圣伯纳犬、加拿大纽芬兰犬等等,从这些学者的观点来看,现存于欧亚两陆的大型凶猛犬种的祖先或多或少与藏獒有着某种联系。
  藏獒的名称
  最近笔者在书店里闲逛时,看到几本有关藏獒的图书,其中有一本书名为《中国藏獒》类似画册的图书,其藏文书名写作“karung-gao-baod-kayi-khayi”(意为中国藏狗或中国藏族的狗),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个藏文名称不准确,因为,藏狗(或藏族的狗),顾名思义是指所有产自藏区的各种犬类的统称,而本书所介绍的只是其中不同于一般藏狗的比较特殊的一种犬类,因此,藏獒称藏狗(或藏族的狗)显然有问题。可是说来也蹊跷,藏獒这个与藏族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犬种,在藏区至今还真的没有统一的名称,有称作“多曲”或“珠曲”的,也有称作“扎郭”、“拉吾”、“比曲”等名称的,差别比较大。

说藏獒是“天上派来的神犬”,“活佛的坐骑”不符合藏文化的习俗。
各种贤士神佛的坐骑一般是“狮坐”、“大象坐”、“猪坐”。
图为坐龙女(罗布林卡藏)
“多曲”、“珠曲”之名,在西藏和青海省的海南、黄南州,甘肃省的甘南部分地区流行的名称,藏文分别写作“vdaogs-khayi”和“vbarog-khayi”,这两个名称在《藏汉大辞典》里都有解释,前者意为“拴着的狗”“守门犬”、后者意为“牧犬”、“牧民豢养的猛犬”。这两个名称显然是从狗的某些作用、职能和某一生活环境来解释的。如果我们按照这个解释去理解的话,应该说所有藏区的“拴着的狗”“守门犬”以及“牧犬”、“牧民豢养的猛犬”全部是藏獒,反之就不是藏獒,但事实并非如此,藏獒只是其中比较特殊的一种犬类,与拴与不拴、在牧区还是不在牧区、是守门犬还是其它什么用途没有丝毫关系,这就是说两个名称似乎有以偏概全之嫌,很容易造成歧义。
  藏獒的名称除以上提到外,还有“狮子种” 、“狮子种”顾名思义,是因藏獒体大威猛,貌似狮子。按照藏族传统文化审美情趣,狮子是兽中之王,由于它骁勇凶悍而无所畏惧,经常把它看作是威严和崇拜的象征,昭显着某种神圣不可侵犯或无法比拟的学识和智慧等,如活佛的法座称“狮子座”;大贤者的论著称“无畏狮子吼”等,人名、地名(如狮泉河)也经常以“saeng-gae”(狮子)来命名。藏獒体貌、性格与狮子有好多相似的地方,如头大面宽,舌大唇厚,眼睛深邃而有神,体形巨大,毛长而厚重,前胸宽阔,四肢强壮,颈部粗壮,特别是它那茂密的鬃毛宛如非洲雄狮,天生具有威严、雄壮、刚毅之王者气派。而它的性格更具双重特色,大凡藏獒,似乎都是大智若愚、大勇若怯,表面上显得很温和、安详,其实它那雄狮般处变不惊的沉稳与冷静中,隐藏着凶悍、残暴以及坚贞不屈、无所畏惧的品格,让人无不望而生畏。然而,藏獒毕竟是能够家养的犬类,它善解人意、内外分明,忠心不贰,聪明伶俐,具有一般狮子无法比拟的人性化情感,因此,在富有想象力的藏族人看来,藏獒是聚雄狮之威猛与人性化情感为一体的“家养的狮子”,以本民族特有的审美情趣和愿望,给藏獒以“狮子种”的诠释,把藏族传统文化中,以狮子为威严与崇高象征的文化意义延伸到藏獒身上,使藏獒具有充满浪漫色彩的身世,并赋予它以一般犬类无法比拟的知名度。然而,“狮子种”这个名称在藏语中也有其含义不固定的弊端,比如,“哈娃”(ha-ba)、“哈勒”(ha-lau)等犬种,因毛发比较长,也有人称作“森酬”(saung-pharug,意为小狮子)、“森格”(saeng-gae,意为狮子)等,但是它们却是另外一种犬类,不是我们所说的藏獒。
[FS:PAGE]

狮坐罗拉财神像(布达拉宫藏)
“森玛”(sarung-ma又名“诺松”naor-gsaung)和“郭曲”(sgao-khayi)也是藏獒的名称,其含义分别是牧羊犬和守门犬。这两个名称主要是根据藏獒在现实生活中的作用或职能给藏獒所起的名称。根据有关藏文文献记载,藏族著名英雄史诗《格萨尔·达色施财》中有一章“降伏狗宗”,其中讲道,格萨尔率领他的大军攻打“索·且格仓”(saog-khayi-dgau-chang意为霍尔·九狗家族)并取得胜利以后,他把该家族所有的狗分送给了广大牧民当作“森玛”(sarung-ma即牧羊犬),从此,这些忠诚无比的狗,日夜操劳、不知疲倦地为主人承担起了看护家畜重任,后来在藏族百姓中流传起“霍尔·九狗家族降伏之后,用于愚昧牦牛之护卫,这给年迈的老人带来了方便”之说法。著名藏族诗人、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所著《道歌》中也有与藏獒有关的一首脍炙人口的诗作,诗曰:“胡须满腮之獒犬,心眼比人还机灵,别说我黄昏出去,回来时已经黎明”,诗中的藏獒成了“郭曲”(即守门犬),其忠诚、敬业、聪明伶俐以及主人公风流倜傥、夜不归宿的情景描写得非常形象、真切。可以这样说,“森玛”(诺松)、“郭曲”之名,恰如其分地反映了藏獒作为藏族百姓,特别是藏族牧民最忠诚的伙伴在现实生活中所起的作用。
  但是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森玛”(诺松)、“郭曲”也存在含义宽泛问题,比如,是牧羊犬或守门犬,但不一定全是藏獒,其它犬种也可发挥牧羊和守门犬的作用,从这个意义来看,这两个名称也不完全是藏獒的专用名称,而是一切承担牧羊和守门职责的所有犬类的统称。
  藏獒的名称除了以上我们谈到的这些统称外,作为个体藏獒也有自己的名称,这些名称一般是主人根据该藏獒的年龄、体貌、颜色而起的。可以这样说,藏獒的名称虽为符号,但是它是按照藏民族的文化习俗和遵循一定原则来起的,具有很浓厚的民族和地域特色,给藏獒起名必须要尊重藏民族的文化特色,不能像前述那样给藏獒随心所欲地起名字,听起来颇具时尚,其实丢失了藏獒文化最具分量的文化元素。
  说到藏獒在实际生活中的作用,我们在这里顺便纠正一个错误的认识。近年来,有些不了解藏獒特性的人以为,藏獒不仅是牧民的牧羊和守门犬,而且还善于奔跑,为猎犬之用,其实这是认识上的一个误区。猎犬,藏文叫“夏曲”(sha-khay意思为肉狗)或“骏曲”(spayng-khayi意为狼狗),是与藏獒完全不相同的犬类,这种犬类毛发较短,嗅觉灵敏,四肢细长,耐力无比,特别善于长距离奔跑和追逐,非常适合做猎犬之用。而藏獒除了表面上的威严和沉着外,它的奔跑和追逐能力远不及猎犬,无法捕获到猎物,因此,藏獒当猎犬用的说法,我觉得不符合实际情况。
  关于“狗节”
也许是狗与生活在广袤草原上的藏族人有着天然联系之缘故,在我国,与民族传统文化有渊源关系的“狗节”还属藏民族。大家知道,藏民族是一个喜爱养犬的民族,无论我们在牧区、农区还是在寺院,各种大大小小的犬类随处可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部分藏族地区流行着过“狗节”的习俗,具体时间是每年藏历初二,有“初一为人节,初二为狗节”之说。
  过这个“节”的时候,首先在早晨太阳刚出来时,主人必须要给自己的狗准备一份肉、糌粑和其它平时狗最喜欢吃的狗食,这个狗食称之为“年饭”(lao-skal),送“年饭”的主要目的是表达主人对爱犬的感谢和慰问之意,感谢它在过去的岁月里,不惟贵贱、不嫌贫富始终与主人朝夕相处、患难与共。送完“年饭”,当天晚上是狗的“庆祝时辰”,主人视情况,有的清理狗窝,尽量改善狗的居住环境,有的更换狗垫或红缨颈圈等。如果当天晚上主人有意梳妆打扮,穿上节日盛装的话,被认为是参加了“狗庆”活动。当然我们在这里所说的“狗节”只是体现人们对动物的一种人文关怀,同时我们需要说明,给狗“过年”这个习俗早期在藏区可能比较流行,但现在除了部分安多地区外,其它藏区好像不是很刻意去过这个年,知道的人也并不很多。无论怎样,藏民族在历史上是有过“狗节”习俗的。
  有关犬类的逸闻
  历史上,藏民族是一个游牧民族,在他们的生活中,牛、羊、马等家畜是牧民非常重要的生产和生活资料,如果没有这些家畜所提供的生产和生活资料,牧民的生活将无法得到保障,因此,他们认为牛、羊、马是牧民赖以生存的“宝贝”,统称“诺”(naor),非常珍视,而藏獒等犬类虽然作为牧民的忠实伙伴,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由于它的本质仍属于“犬类”,因此,在藏族人的心目中它们的地位和影响远不及上述提到的家畜,经常作为讽刺、鞭挞、羞辱某些小人的假托,和狡诈、偷盗、无耻、缺乏诚信等联系在一起。比如,谩骂年纪大的男人为老狗(khayi-rgan);无耻女人为母狗(khayi-mao);幼稚的年轻人为小狗(khayi-kau);小偷为贼狗(khayi_rkaun);疯疯癫癫的人为疯狗(khayi-smayon)等等。在藏族地区流行的各种谚语中借狗讽刺、谩骂等更是随处可见,如,“无论虎狗豹狗,用香美的食物喂它就熟了,家中多毛的母老虎,熟了以后却变得更加凶恶”(仓央嘉措道歌);“人被人了解需要一生,狗被狗熟悉需要一天”;“无辨别是非能力者,既是男人亦宛如狗”;“人不知耻为狗,狗无尾巴为鬼”;“如果獒犬走在马路上,实为投掷石头的目标”等等,由于狗的劣根性决定了它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其形象与口碑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
  在藏族宗教文化中有把狮子、大象、虎豹等猛兽当作贤士坐骑的记载,在佛教寺院里经常可以看到,各种显、密佛像的宝座一般是“狮子坐莲花垫”“大象坐莲花垫”或“猪坐莲花垫”等,从没有看到把狗当作活佛、贤士坐骑的现象。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因为包括藏獒在内的所有犬类,它再高大、再威严,在藏族百姓的心目中,仍然是受到歧视的畜生,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因此说藏獒是“天上派来的神犬”、“活佛的坐骑”,不符合藏族文化习俗。
[FS:PAGE]

猪坐明佛母(布达拉宫藏)。
从狗的颜色来看,藏族人以为,红颜色的狗为“贼狗”或“鬼狗”(vdare-khayi)。藏族谚语称“属于红颜色家族的狗,除了贼狗以外没有其他本事”,许多藏族民间故事里也把红狗与“鬼”联系在一起,认为红狗皆是“鬼”的化身或不祥之物,口碑不好。纯黑色狗和花狗据说很容易被猎物发现,因此一般用做“牧羊犬”或“守门犬”比较适合,不易做猎犬,当然以上这些说法只是民间传说,在现实生活中未必都是这样。
  藏族人以为,狗的最高寿命为九年,有“人活百岁,狗活九年”之说法,其寿命比较短暂,但是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用于喂狗的食物很丰富,狗的寿命也就比原来要长,特别是那些家养的狗由于得到主人精心呵护,其寿命一般比野狗要长的多。
  藏獒养殖
  随着藏獒热掀起,几乎所有藏区都不同程度地养育着藏獒,在内地也有近20多家藏獒养殖基地,其数量非常可观。据说现在世界上最大的藏獒繁殖基地在日本,有128只藏獒;前国家田径队教练、被誉为中国“獒神”之称的马俊仁也有“128只纯种藏獒”,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藏獒生存地方一般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由于恶劣的自然环境的磨练,其繁殖和生存能力远比其它动物强得多。
  去年中国畜牧业协会犬业分会(CNKC)及藏獒俱乐部举办“中国藏獒回归行”活动,将20只优良纯种藏獒送回青藏高原。这种文化回归行动向世人告示,只有藏獒的原产地——青藏高原,才具有培育纯种藏獒的自然和人文地理条件,才有可能缓解日趋退化的藏獒品种,保护藏獒资源、推动中国藏獒行业健康稳定发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