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体育对抗赛

作者:廖东凡 来源:西藏文化网 时间:2008-12-03 08:57:11 点击数:

哲蚌寺翁哉(领经师)格桑托珠告诉我,过去,喇嘛们常举行体育对抗赛。这种比赛非常激烈,甚至以打架斗殴、发生流血事件而告终。
    参加对抗赛的运动员,主要是拉萨三大寺,即哲蚌、色拉、甘丹寺的陀陀喇嘛。所谓陀陀喇嘛,是指勇武好斗、不习经典的武僧。不是其它寺庙的僧人不想参加比赛,而是他们无法与超级大寺抗衡。
    过去哲蚌寺有四个扎仓(僧院),七千七百名僧人;色拉寺三个扎仓,五千五百名僧人;甘丹寺两个扎仓,三千三百名僧人。每个扎仓都有陀陀喇嘛团体,名叫“陀仓”,组织自己的成员进行训练。训练只能偷偷地进行,不能让本扎仓的首脑堪布(住持)、协俄(铁棒喇嘛)知道。因为这些对抗赛很激烈、很危险,不论胜败,都会给扎仓首脑带来麻烦,甚至严重影响他们的地位与威信。有的“陀仓”经济力量雄厚,给当权人物送一些东西,当权者就睁只眼、闭只眼,训练可以半公开进行。还有这样的情况,扎仓的协俄(铁棒喇嘛),本身就是非常热衷于体育比赛的陀陀喇嘛,或者本身就是“陀仓”的首领。陀陀们的体育训练,得到他公开或暗地支持。
    这些喇嘛体育对抗赛,往往采取扎仓(僧院)为单位举行。例如,哲蚌寺某扎仓的陀陀们,自认为已有胜过对方的实力,便派人到色拉寺或甘丹寺送信提出挑战。对方如果响应,各方“陀仓”便派出两三名代表,在某处公共林卡(园林)或神庙谈判,议定比赛时间、地点、项目,共同推选出仲裁人员。仲裁人员大都是各寺院的施主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官员。他们喜爱体育活动,并且在喇嘛中有相当威望。曾任西藏地方政府僧宫、后来当过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的雪康?土登尼玛,就不止一次出任过这种仲裁人。
    对抗赛大都在拉萨附近的荒山旷野里举行。运动场地是简陋的,最主要的运动器械是在高坡上安一块长木板,类似高台跳水的台架,坡下坑里铺满沙子。各对抗的喇嘛团体,在旷野一侧搭起帐篷,供上陀陀喇嘛的护法神普巴多吉。普巴多吉意为金刚橛,是一只巨大的铁制橛子。橛头大似人头,橛身有手臂那么长。运动员们向它高声祈祷,用额头轮流顶礼冰冷的橛身。他们相信,这样会增加神奇的力量。
    运动员的头饰、服装都是颇具特色的。脑袋顶剃得光溜溜的,留在两边的头发,卷搭在耳朵上;脸部用酥油和烟末调制的油膏涂得乌黑,有的还用这种油膏涂抹鬓角的胡子,据说这是对护法神的模仿。他们身穿黄色僧褂,下系短短的僧裙,僧裙上挂满穗子。手臂绑红带,捆住筋脉,藏话叫“扎当”,便于运气。脖子上系红绸带,这是经过活佛加持的“松达”(护身带)。他们相信有了这根护身带,比赛就有胜利的把握。
    对抗赛的项目不多,主要是跳高、跳远、投掷石头。这是藏传佛教中修炼成“诸倒”(大成就者)不可缺少的功夫。投掷石头的方式有三种,即前投(绛多)、后投(“纠多”)和三个手指投掷(“蒙多”)。每种方式又有两种技法,即从头上投掷和从胯下投掷。跳远,是从木板上往下跳,每个运动员跳四次,正身两 次,反身两次,由仲裁者测定距离,不但要量远近,还要量高低。
    喇嘛对抗赛竞争非常激烈,整个运动会始终在极为亢奋和激昂的情绪下进行。因为比赛者在离开寺庙时,都曾发誓具结,一定要胜利而归。所以一般的代表队,都赢得输不得。赢了受到英雄般的接待,输了不但要受全寺僧众的嘲笑,甚至还要挨皮鞭、受惩罚。再加上判断胜负的办法,往往不大明确,容易让输方不服气,引起争执。所以大部分比赛,都出现非常反常的情况。胜负刚刚宣布,胜利者不是上台领奖、接受哈达和奖品,而是卷起行李用具逃之夭夭;失败者不是垂头丧气,而是挥舞刀枪棍棒,还有长长的铁钥匙,向胜利者大打出手。这时,仲裁人员便要挺身而上,发挥各自的威望和调解才能,阻止流血事件的发生。
    据说40年代末期,哲蚌寺洛色林扎仓的陀陀喇嘛,在拉萨觉木隆地方江莫草场上和色拉寺举行了一次对抗赛,结果洛色林喇嘛失败了。他们把怒气发泄在对方身上,打伤色拉寺好几个喇嘛。事后不敢回寺院,逃到外地一年多,直到洛色林扎仓换了协俄(铁棒喇嘛),才托人求情,免于挨打,返回寺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