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边嘉措:做好翻译是当前《格萨尔》事业的一个重要任务

作者:恰嘎 觉如 来源:格萨尔数字平台 时间:2020-04-15 08:58:46 点击数:

二、做好翻译是当前《格萨尔》工作的一个重要课题
       前面谈到,黑格尔曾经说过 “中国人却没有民族史诗”。一百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国人为黑格尔的这句话感到愤愤不平,甚至上升到民族歧视、文化偏见的高度予以批评。其实,仔细想来,我们也不能责怪黑格尔这位老人。黑格尔是一位严肃的学者,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都曾给予他极高的评价,他严肃认真,实事求是,知之则知之,不知则不知。我们自己没有把《格萨尔》这部伟大的、震撼人心的英雄史诗挖掘、整理出来编纂出版,翻译成德文、英文或其他外文奉献给世界人民,人家当然不知道,只能说“中国没有民族史诗”。责任还在我们自己。
       如果说过去条件还不具备,现在,新中国成立70多年了;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民主改革也60多年了;有领导、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格萨尔》搜集整理、学术研究也已60多年,并取得了巨大成就。现在,我们完全有力量、有条件做好《格萨尔》的翻译工作。
《格萨尔》的翻译,应该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汉译工作;第二,外文翻译,首先是英文的翻译。本文主要想论述汉文的翻译工作。
       我国是一个以汉族为主体的统一的多民族的大家庭,汉语文已成为我国各民族进行交流的主要语言文字;华人遍布全世界,汉语文具有广泛的影响。而我国藏族仅有600多万人,只有藏文本,极大地限制了《格萨尔》这部伟大的英雄史诗的传播和文化影响力。做好汉文本的翻译出版,其重要性和必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对于促进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增进祖国大家庭的凝聚力、向心力和亲和力,都具有十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和作用。
       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对翻译工作非常关心和重视。解放初期,由于历代反动统治者造成的民族隔阂,加之交通不便,文化教育事业不发达,各民族之间的交流、交往相对来说比较少。各民族同胞之间的交往、交流和交融都需要通过翻译这个重要桥梁。新中国成立伊始,就在中央民委成立参事室,汇聚了一批翻译人才从事翻译工作。1953年成立民族出版社,1955年成立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都是为了这一目的。
       2001年12月5日,年近百岁的钟敬文教授在病床上,由他口述、学生笔录,给中央有关部门领导写了一份报告,题为《开办“〈格萨尔〉翻译硕士博士连读班”的倡议》。毕生从事民族民间文学研究、对新中国的《格萨尔》事业十分关心的钟敬文教授,身患重病,自知将不久人世,依然怀着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关怀备至,恳切陈辞,令人十分感佩。钟老在报告里说:“《格萨尔》的存在和流布,是藏族人民的光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骄傲,也是全人类稀有艺术业绩的显现和荣耀!“现在,在搜集、整理、出版等工作取得很大成果的基础上,怎么样使这个活在我们藏族人民口头上的世界性史诗,更为便捷地为十二亿中国人民所掌握,就成为摆在我们面前最大、最现实的问题。我们不能满足于仅仅为几百万藏族同胞提供读本,或者仅仅为海内外少数研究者提供资料本,而是要让她实实在在地为全体中国人,包括海外华裔中国人所欣赏和使用,这就有个翻译问题。
     “《格萨尔》翻译的工作很重要,但翻译是创造性的智力劳动,需要专门的培养,有计划的培养,因此,我倡议由中国社科院和北京师范大学联合开办‘《格萨尔》翻译硕士博士连读班’,全力培养高素质的翻译人才。我的初步设想是,从全国藏区招收有志于从事《格萨尔》翻译工作,并具备一定藏、汉语基础的学员,进行理论和实践的专门性训练,每班八人左右,学制五年,学成后专门从事《格萨尔》的藏译汉工作。”①
       钟老一生淡薄名利,潜心向学,精心育人,钟老的著作是我国民族民间文学领域一份珍贵的遗产。钟老在病榻上写的这份报告,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份作品,对《格萨尔》事业的关怀之情,溢于言表,对弘扬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华文化的崇高事业,表现出了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也是留给我们后学者的一个嘱托,一份责任,一种期待。而钟老的倡议,他的希望,至今未能得到实现。每念及此,我的心情总是沉甸甸的。
       2005年夏天,年过九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老所长、著名民间文艺学家贾芝同志致信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希望关心《格萨尔》的翻译。中宣部领导很重视,责成有关人员研究了解,尽快促成此事。2006年3月5日,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格学”专家诺尔德向大会提出《关于翻译出版汉文本〈格萨尔〉的提案》。
       遗憾的是,钟老离开我们已经多年,但是,钟老的遗愿至今未能落实。翻译依然是我国《格萨尔》工作中一个薄弱环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