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边嘉措:做好翻译是当前《格萨尔》事业的一个重要任务

作者:恰嘎 觉如 来源:格萨尔数字平台 时间:2020-04-15 08:58:46 点击数:

三、从“进口翻译”发展到“出口翻译”
       前面谈到,新中国成立之初的50年代,以及六、七十年代的相关翻译工作,主要是将马列著作、毛主席著作、中央文件,还有各种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从汉文翻译成少数民族文字。当时,这种翻译被称作是“进口翻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各少数民族地区的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一大批专家学者、作家诗人成长起来了,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得到保护和发展,有条件、有必要与包括汉族在内的各个兄弟民族进行交流。这就需要把这些少数民族的文化典籍翻译成汉文。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出口翻译”。
       从“进口翻译”到“出口翻译”,是一个进步,是一个质变。做好“出口翻译”,有利于增强各民族的文化自信,提高中华民族整体的文化水平。
       就以藏族为例,藏文有几千年的历史,在历史上,创作了丰富的典籍文献。其中就包括被习近平总书记称赞为“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的《格萨尔》。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号召要讲好中国的故事。我认为,讲中国故事,不能不讲《格萨尔》故事。中央号召要做好“大外宣”,向全世界宣传新中国的成就,宣传优秀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我们就应该把包括《格萨尔》在内的藏族文化传播出去!
       怎么传播?就要靠翻译。首先要做好汉译工作。连续数十年、跨越两个世纪、两个千年的《格萨尔》搜集整理、编辑出版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到目前为止,据不完全统计,搜集整理、编辑出版了各种藏文《格萨尔》累计达500多万、近600万册,按藏族人口计算,平均每人有一本藏文《格萨尔》。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而藏文本的搜集整理和编辑出版工作依然在继续进行。在这种情况下,国内外关心《格萨尔》,希望更多、更全面地了解《格萨尔》的人越来越多,翻译《格萨尔》的工作也显得日益突出和迫切。
       从整个《格萨尔》工作来说,有关部门一直非常关心和重视翻译,把它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来进行。早在50年代,明确要求《格萨尔》藏、汉文同时出版,作为国庆十周年的献礼项目。由于当时的条件所限,只出版了藏文《霍岭大战》上部和汉文译本《霍岭大战》上部。
       从50年代开始,王沂暖先生、刘立千先生等老一辈翻译家从事《格萨尔》的翻译,做出了重要贡献。近年来,西藏社科院《格萨尔》办公室组织翻译桑珠老人说唱本;西藏大学《格萨尔》研究所组织翻译扎巴老人说唱本;西北民族大学《格萨尔》研究院也在王沂暖等老一辈专家工作的基础上,翻译了若干部《格萨尔》。此外,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等有关部门也在组织力量开展相关翻译工作。
       但是,总体来说,翻译工作还远远跟不上形势发展的需要。《格萨尔》事业是个系统工程,在这一学科领域包括录制民间艺人的说唱本、搜集、整理、研究、教学、出版、翻译等多方面内容。与其他方面相比,翻译工作进展比较缓慢,更加滞后,基本上处于一种无序状态。只有少数有志于《格萨尔》事业的人默默无闻地潜心笔耕。
       这种情况,与我国整个民族文学事业的现状,有很大关系。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里,对少数民族文学作品的翻译重视不够,有些时候、有些地方,甚至几乎无人过问。我认为这有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对翻译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社会上有一种忽视乃至轻视、看不起翻译工作的错误倾向。
       第二,从事翻译,至少必须熟练地掌握两种文字,这是最基本的条件,最好能懂第三种文字作参照。我国一些著名的前辈翻译家都能精通三、四种乃至更多的语言,因此他们翻译起来,就能全局在胸,笔下有神,从容不迫,游刃有余,有很强的文学性和可读性。从事少数民族文学作品翻译工作,必须懂得少数民族文字和汉语文,否则就无法进行。
       这就说明,要做好文学作品的翻译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它本身就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需要进行艺术再创作,并不是懂得两种文字就能够进行翻译。懂得两种文字,是起码的要求,除此以外,还要有较高的文学素养,要懂得其他方面的知识。一些优秀的文学翻译家,本身就是优秀的文学家或诗人。
       与对翻译工作重视不够这一情况相对应,长期以来,对《格萨尔》的翻译工作缺乏全面的、系统的研究。要对翻译作品进行研究,这是一个难度很大、要求很高的工作。这是因为要对译著本身进行研究,必须熟练地掌握汉藏两种文字,否则无法进行比较、评价和研究。这种状况,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阻碍了《格萨尔》翻译水平的提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