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藏族酒曲》努力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作者:拉吉卓玛 来源:青海湖网 时间:2009-12-17 11:16:21 点击数:

海南藏族自治州酒曲代表性知名艺人卓玛才让
近年来,海南藏族自治州群众艺术馆在抢救、搜集和整理当地民间文化艺术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具有悠久历史的民间艺术瑰宝——青海藏族酒曲,在海南州群众艺术馆的积极争取下,已被列入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该项目正在努力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近日,记者通过海南州群众艺术馆了解到,近年来,海南州群众艺术馆为了抢救保护青海藏族酒曲先后投资5万元,进行了初步的普查、搜集、整理和推介工作,举办各种民歌比赛活动,开展多种群众性文艺表演和宣传活动;组织海南州民间歌手参加2007年青海省首届藏族民歌大赛;组织知名艺人在海南州范围内进行宣传讲座和酒曲演唱的普及;策划出版民间歌手个人专辑,支持群文工作者研究海南州藏族酒曲;通过广播、电视和网络进行大力宣传,并策划制作了一批具有一定影响的酒曲演唱节目;协调各部门,努力把青海藏族酒曲纳入各种庆典演出活动范围,邀请专业团体进行藏族酒曲演唱艺术的创新工作。
海南州群众艺术馆馆长南夸才让和该申报项目负责人旦正才让向记者详细介绍了藏族酒曲的历史渊源、内容特点、民间歌手、濒危状态和保护措施等内容。
青海藏族酒曲广泛流传于青藏高原,是全国藏区影响较大,流布广远的民间艺术。在19世纪——20世纪中期,流布区域覆盖了青海全藏区,目前,主要流行于海南、黄南、果洛、海北自治州等。
酒曲是一种历史悠久的藏族民间歌曲。青海藏族民歌主要有“勒”、“拉伊”两大部分组成。“勒”就它的性质来说,一般是颂物性的特点,是青海藏族人民庆祝、娱乐、聚会时唱的一种民间歌谣,因多在婚庆筵席等庆祝性的活动中演唱,并以相互敬酒、表示庆祝为特点,故又称“酒曲”。“拉伊”是青年男女互相表达爱情的一种民歌,它虽然可以在庆祝、娱乐、聚会时演唱,但它和“勒”有根本不同的特点,唱“拉伊”的场合,非常忌讳自己的兄妹、双亲和亲戚在场,否则被认为是一种不文明的或被视为乱伦。
“勒”是古代藏族人民在长期的劳动生产斗争过程中创造的一种民间诗歌,它最早产生的最基本的原因是,互相表达感情和交流思想。青海有着自己独有的人文及自然生态环境,在民族语言、音乐、演唱上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为民族艺术学的研究提供了原始性素材。青海藏族酒曲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近现代藏族社会的人文精神、艺术品格、生存状态和社会风貌,具有人类文化学与艺术学、民族宗教学研究素材的特殊价值。
青海藏族酒曲经过漫长历史发展,形成了与其地理位置、风土人情紧密相连而不同于其它藏区酒曲的独特风格和特点:具有广泛的群众性和民间传承性。青海藏族酒曲在改革开放的浪潮和新潮音乐的冲击中仍占有一席之地,在民俗婚礼、地方性喜庆活动中成为重要的演出内容和标志性的节目之一,频频亮相,拥有较多听众和观众,尚有一批民间艺人,青海藏族酒曲艺术始终与社会民众保持着密切联系;演唱内容十分丰富。 青海藏族酒曲主要曲目有《乔勒》(赞歌)、《勒卡才日》、《勒西合》、《开勒》、《勒扎喜》(祝福歌)等,视环境、活动内容不同而改变演唱曲目,须“曲”“境”相宜;即兴演唱独具特色。这些即兴演唱的曲目,唱词见景生情,其内容广泛,有对壮丽的雪域高原的赞美,也有对可爱故乡的眷恋,有对美妙传说的叙述,还有对幸福生活美好祝愿和殷切期望,形成了青海藏族酒曲独有的艺术风格;随着少数民族地区社会开放程度的提高,传统的价值观不断受到冲击和革新,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和理解趋向开放性和多样化,青海藏族酒曲许多民俗传统文化一样面临着失传危机,演唱队伍减少,演唱范围缩小,艺人老化,抢救势在必行。
青海地区,民间文化艺术具有其肥沃的产生土壤,青海各民族在这片历史悠久、丰富多彩的高原热土上,创造出了相当丰富的民间文化艺术成果,其根基之牢固、流传范围之广,历史渊源之长令人叹为观止。在民间文学浩瀚海洋中,青海藏族酒曲是藏族民间文学的经典与代表作品,以口头文字的形式,经民间艺人之口,在全藏区广大藏族群众中流传。
正因为它是产生于民间,又是被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所以它的根深深扎在人民之中,它的内容成为人民口头流传的酒曲历史。
千百年来,酒曲以其口头艺术的形式在民间不断实践,赋以别具特色的唱腔、丰富多彩的曲调、内容精炼的唱词和本身纯熟的艺术形象,受到广大藏族人民的喜爱。它紧紧伴随历史,犹如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在民间音乐长河里流光溢彩。青海藏族酒曲,主要分为赞歌、逗趣歌、谜歌、祝福歌以及讽嘲歌等等,其中赞歌占的比重最大,内容也十分丰富,赞歌广泛运用日月星辰、蓝天白云、雪山草原、江河湖海、花草树木、珍禽奇兽、历史人物、宗教故事等来赞颂贵宾。
改革开放以来,青海藏族酒曲这种悠久而独特的艺术形式得到人民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为了弘扬藏族酒曲艺术,有利于创作、搜集、整理、传承这一藏族民间优秀文化艺术,并利用基层民间活跃着的一批可利用的酒曲艺术人才,举办“青海藏族酒曲”赛等活动,使藏族酒曲这一民族瑰宝得到发扬广大。
青海地区藏族民间酒曲基本内容包括:演唱者立姿或坐姿进行演唱,主要有独唱、男女对唱等表演形式;演唱者以精练、明快、简洁的唱法和技巧来表现每首酒曲,其旋律活泼流畅;唱词触景生情,内容广泛,有对壮丽的雪域高原的赞美,有对可爱故乡的眷恋,也有对美妙传说的叙述,还有对向往幸福生活的美好祝愿和殷切期望等。主要曲目有:《格萨尔出征》、《赛马成王》、《啊啦啦母》、《香佳罗罗》、《阿妈勒呀》等。
青海藏族酒曲的乐器包括:骨鹰笛,藏语称“日郎”。骨制,琴杆较短,全长30㎝~35㎝。藏族乐器中古老的乐器之一;铁笛,藏语称“吉合郎”。铁制,琴杆较短,全长30㎝~35㎝。藏族乐器中古老的乐器之一;竹笛,藏语称“钮郎”。竹制,琴杆较短,全长30㎝~35㎝。藏族乐器之一。
青海藏族酒曲的代表性知名艺人包括:已故的著名的藏族歌唱家多杰才旦,男,海南州人;多杰措,女,73岁,海南州人;拉日吉,女,72岁,海南州人;切吉卓玛,女,69岁,海南州人;;格日,男,62岁,黄南州人;拉龙措,女,41岁,循化县人;阿巴切切,男,40岁,海南州人;才让扎西,男,68岁,果洛州人;卓玛才让,男,45岁,海南州人。
青海藏族酒曲具有珍贵的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
青海藏族酒曲是青海藏民族民间文学中瑰丽的奇葩,具有深刻的思想性和较高的艺术性。纵观青海藏族酒曲的发展过程,可以看出青海藏民族社会历史、时代生活、风土人情以及文化艺术演变的基本概况。早在藏族文字出现以前,作为口头文学的民歌形式,已经在群众中广泛流传了。藏文产生和运用后,不仅促进了青海州藏民族社会的进步和文化发展,酒曲也因此被文人充分采用而得到丰富和发展,从发现的藏文文献中看,古代藏族人民的语言交流,常用酒曲作为表达方式。
青海藏族酒曲历史悠久,蕴含着许多古文化信息,承载着古代青海地区藏民族的发展历程,是展现青海藏族精神风貌的一种传统文化艺术表现形式。在人类文化学、民族学、民俗学等研究方面具有重要价值。
青海藏族酒曲中,唱、词、舞相结合的综合艺术品种,从音乐、文学、舞蹈作品结构,节目演唱均达到很高的成熟度,州属各地区各种曲目的储藏量很大,有较高艺术价值。青海藏族酒曲的“多元一体”的特性,正是自古以来华夏文明和高原文化交融的集中体现。其影响广泛,具有较强的凝聚力和激发力,成为一种精神标志。
青海藏族酒曲在现代文化的强烈冲击下,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表现在:著名艺人和重要骨干已经去逝,部分已经年老体衰,造就新的知名艺人的文化环境非常脆弱,艺人的传承面临断层现象;原生态艺术继承失去严肃性,曲目改编等对艺术风格越趋走样,以导致失去原有的风格、原有的特色、原有的文化意境;由于人们对青海藏族酒曲的主动性越来越淡薄,由原来的节庆演出和各村寨的多种活动走向单一的节庆任务性演出,使酒曲的文化空间越来越狭窄,以致最终走入濒危境地;改革开放后,全国文化生活日趋多样,逐渐适应现代快节奏的社会发展要求,传统文化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危机,青海地区40岁以下的藏族人能完整演唱前述五类酒曲的已寥如晨星。如不继承和发展,再过若干年,承载青海社会、人文、历史、民俗等重要价值的青海藏族酒曲这一民间艺术将会从藏民族文化史中消亡。
为了及时有效的保护这一民间艺术瑰宝,海南州群众艺术馆计划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对藏族酒曲艺人进行全面调查,确定重点建立个人档案和艺术档案;对青海藏族酒曲艺术进行全面普查,开展搜集、抢救工作。建立声像、图像资料库,并逐步进行整理、出版;巩固和扩大青海藏族酒曲艺术文化空间,繁荣演出活动;大力培训青海藏族酒曲传承人,争取涌现出一批新的实力骨干和知名艺人;通过媒体进行广泛宣传,扩大影响,把青海藏族酒曲打造成海南文化品牌;加强学术研究,繁荣青海藏族酒曲文化;不断完善民间自发的代代传唱和政府自觉保护机制;制定和实施青海藏族酒曲文化保护条例,树立保护原生态的意识,将保持传统和改编创新严格区分开来,使青海藏族酒曲文化保护和发展提供法制保障;通过举办各种训练班,交流和进行个别普及学习,培养各个层面的新人和骨干;通过各种演唱、比赛、节庆活动,创造良好的文化氛围,吸引更多的民间艺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新型艺人加入到青海藏族酒曲传承队伍的行列;建立青海藏族酒曲协会,使青海藏族酒曲艺术的弘扬和研究经常化、长期化。建立海南州藏族酒曲基金会,对青海藏族酒曲艺人的保护和新人重点加以培养;建议文化部牵头举办全藏区性的“青海藏族酒曲艺术节”与旅游相结合,建立青海藏族酒曲文化长廓,打造全省文化品牌;培养研究专门人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