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教的形成及其信仰

作者:许德存 来源:文明交流互鉴微信公众号 时间:2020-06-11 09:00:43 点击数:
       在西藏,佛教传入之前,奉行的是土著宗教——本教(又称为黑教)。关于它的产生,国内外藏学研究者各持己见,国外著名的藏学家霍夫曼在他所著的《西藏的宗教》中明确提出本教是萨满教在西藏的表现形式,法国藏学家石泰安在《西藏的文明》中认为,在西藏所奉行的本教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传自印度、伊朗等地的外来宗教,另一部分是产生于西藏本土的原始宗教,两者通过不断的融合默契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谓的系统化了的本教。土登晋美诺布在他的《西藏》一书中这样说:“那时,这种祭仪从宗教观点上看并不能称为宗教。没有寺庙、没有圣祠、没有教主,也没有一个中心教义使人民团结在共同信仰中,但是,己经有一个共同的活动场所,为了使神高兴,人们向神祇献奉祭品,尤其是食物,甚至连石头和岩石也是可以接受的,因为石头和岩石可以为神提供住所”。而在藏族史书中多少记载了本教产生于西藏本土的说法,《土观宗教流派镜史》中明确提出本教形成于象雄,尔后传播到其他各地。
       十八世纪康区学者夏察、扎西坚参所著的《西藏本教源流》(民族出版社一九八五年铅印本)则认为本教从其产生地波斯传入象雄、印度、汉地、西藏、格萨尔、于阗、松巴等国。作者不但认为本教产生于波斯,而且明确地提出本教经典的形成与派别之出现皆于象雄,以及本教传播的国家和地区。《西藏本教源流》成书的时间虽晚,有些观点也许纯属前人,但它是截至目前公开出版发行、资料丰富、叙述较系统的本教史书。
       在今天,我们有的研究工作者根据微量的资料,毫无分析地断定本教是西藏的土著宗教,其创始人为辛饶米沃。因此,也就肯定说西藏宗教始于辛饶米沃。但是,我们的研究不能停留于这一点上,需要更进一步弄清本教为什么要成为一种宗教呢?其中有无别的宗教成分?其之前有无宗教?弄清了这些问题,对于我们了解藏传佛教及其特点会有帮助的。
       本教有了不同的派别,根据其前后的发展情况可分为“笃笨”、“恰笨”、“觉笨”三种。以后,随着弘播地区的扩展,信仰队伍的增加,外部宗教内容的更进一步糅合,出现了许多小派,有的以师名命名,有的则以地区名称命名。
       在后期的史书中记载本教亦有佛教大藏经一样的甘珠尔、丹珠尔经典,对此研究者却持否定态度,一致认为本教经典完全是佛教藏文经典的抄袭与伪造,究竟本教经典有多少有待进一步研究。
       在松赞干布之前的吐蕃历史上,本教一直作为国教,统治着藏族社会,著名的本教徒、说演唱者辅助赞普处理朝政,他们上佑赞普行使权利,地位颇高;在下跳神弄鬼愚弄庶民百姓,佛教传入后,虽然本教在外表上被击败了,本教徒的地位受到排挤,但原始的宗教思想仍然充斥于藏族人民精神的心理的诸方面。藏传佛教.的宗教面貌就是由印度传人的佛教糅合了西藏的原始宗教因素。迄今,广大藏族人民深受宗教思想的束缚而不能自拔,修房动土、筑路架桥、婚丧嫁娶、走亲访友、生病遇难皆离不开打卦算命,诵经祈祷,禳灾求福,择取良日,化凶为吉。造成这些愚昧现象的主要原因不仅有几千年宗教思想的影响,而且亦和与世隔绝、交通闭塞、山势险要、气候恶劣的地理条件和落后的教育有关。
       任何一种宗教的产生皆有其本身的内部条件和起辅助作用的外部条件。恩格斯曾指出:史前时期那些“关于自然界、关于人本身的本质,关于灵魂、魔力等等的形形色色的虚假观念,大都只有否定性的经济基础;史前时期的低级经济发展有关于自然界的虚假观念作为自己的补充,但是有时也作为条件,甚至作为原因。”在西藏赞普的出现与本教的产生似乎为同一时期,但从大量的资料我们可以肯定这一时期的本教(能否称为教?)已经是经过人的加工而较系统化了的原始宗教,对其以前的情况(原始宗教)在史书中很少提及。如果我们根据宗教学家的一般观点去推断,西藏原始宗教的出现也许比首代赞普的摄政早得多,本教只不过是原始宗教的发展与外来宗教结合的结果。
       如果从西藏的地理条件去分析,我们不难知道古代的藏族人民为什么要信奉神鬼,屈服于自然的威力之下。西藏地处祖国的西南,西北南三面由帕米尔高原、昆仑山脉、喜马拉雅山所环绕,山势险要、嗜岩绝壁、树木丛生,气候寒冽,时而激流怒吼,房屋沉没,稼禾损失殆尽;时而野兽出没,侵袭人的生命安全;时而狂风挟沙石飞走,惊心动魄,在生产条件低下,经济基础相当落后的古代西藏,人们无法认清这些自然现象的原因,总感觉天地间有神灵存在,完全屈服于自然环境之下,全部信仰扎根于自然与由自然界所控制的宗教概念始终围绕着荒野的高原,人的懦弱与胆怯引起了鬼神的存在与宗教观念。正如《西藏》所说的那样:“有时发生地震、大地张开大口,吞进整个村庄;有时暴风雨,顷刻间冲垮无数的山峦,吞噬了来不及躲避的一切生灵;滚滚而来的狂风,象巨浪一样汹涌奔腾,从你周围、从你身旁呼啸而过,而风声仍在你耳际咆哮着。”在他们看来侵袭人的是存在于岩壁沟壑、密林河流之中的恶魔神灵,鬼神的出没侵袭完全由人的不善和失防所引起,所以开始以松枝茂草焚烧祭拜,祈求神灵行善降福。并且在山头道口、河岸桥头堆积白石,过往行人叩拜祭供,以防惹怒神灵,罪恶袭身。那时,人们的祭祀完全以家庭或一个村落为单位,没有固定的祭坛,亦没有专人管理,只是遇难受灾之际,供祭他们认为神灵出没的地方。瑞典人斯文赫定曾说:“夏夜有借宿于印度河上游或雅鲁藏布江流域之居民者所闻湍流喧哗,砰岩转石之声,几疑万壑皆雷,顿生敬畏之念云”。此言仅描写了近代西藏的个别情况,更何况在几千年甚至更早以前的西藏比斯文赫定所描写的糟得多。
       至于辛饶米沃以后的情况,我们多见于藏族史书,据说辛饶米沃生于象雄沃莫隆让,早年周游他方拜师修道,创立本教。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能否这样认为,辛饶米沃是原始宗教的集大成者,他曾经是一位巫师(或地区祭祀长),早年游学他方结拜了一大批外地巫士,从他们那里学到了有关养气除魔,拜祭方式和神灵交往的一些神秘技能。此时,大量的外地传教士亦陆续涌进辛饶米沃所在地布道,捉神弄鬼,驱魔除病,招徒修道,辛饶米沃目睹这一切,根据自己渊博的知识,以本地原始宗教为基础吸收外来宗教思想,制定出了一套较规范的祭祀仪式,使原始巫术变成了具有宗教首领、规范仪式、固定祭祠和共同信仰的本教,辛饶自己亦招徒说道,为民除魔治病,扩大影响,提高声望。   
       在后来,人们称呼本教时,习惯于后面加上一个“辛”字,例如:占卜辛、色界辛、恰辛、巫术辛、生起世界辛、坟墓辛等等,这种称呼完全如同神仙本教徒、人间本教徒、马匹本教徒、巫师本教徒、天神本教徒、生起世界本教徒一样。藏族第一代王聂赞普也许是一位虔诚的本教信徒,他摄政时期出现了“神仙宗教”,也就是现在人们说的本教(难怪史书记载本教与首王同时出现)。史书将前七代赞普称为天赤七王(意为从天梯下降人间为王,死后灵魂顺天梯而入天),第八代赞普止贡时代,邀请伊朗、吐谷浑的本教徒,专为生者而祭神,为死者降伏魔怪。特别是“古那瓦特拉”(印度边境)的“外道”教徒通过自己的口宣扬可以证明先知的神启,同时又飞向空中;可以犹如砸断动物骨骼那样轻而易举地切割开石头,用酒肉向魔鬼上供,赞普将此人当作自己的祭长,授予许多权力,赞普被杀后因上天之梯已被砍断,伏于身上的男神被杀害而无法返回天上需要在人间建造陵墓,此时,象雄与勃律的本教徒应请而来为赞普建造陵墓,从此出现了墓地本教徒。随着教徒的增多和各地宗教的不断渗入,所有本教徒都自我以长鼓和钹伴奏,擅长于各种幻术,有的促使鹿行于空中或骑鼓而行;有的骑狮虎云游虚空;有的以磐石为坐骑如箭似飞。人们将这些分成四种即,“色界的‘辛’罩有羊毛头巾,从事召祥和聚财的魔术;巫术的‘辛’使用各种颜色的羊毛小线,利用捕魔的小线幻网,并消除错误的原因;占卜‘辛’用秘诀可以预测未来的凶吉;墓地之‘辛’可以计算生死”。另外还有许多本教派别,在此不一一叙述。 
       本教徒的增多加深了周围世界的神秘,增长了各种神灵的威力,人们开始相信神灵不仅能控制人的躯体之外的东西,而且能潜入人的躯体之内控制人的行动,主宰人的命运,随之本教徒在人们之中的地位越来越高,他们自称为某某神灵,活动于人们当中,人的灾难福乐完全取决于他们与神灵交往的好坏;辛饶米沃的神奇,世界的划分亦由他们创造宣徒说,越说越神,愈传愈广。
       古代本教把世界分为天、地、地下三部分,天上住着天神与神人,地上住着人与动物,地下住着生活于水里、岩石间、树木丛林中之精灵。水神往往以龙的形式出现,有时龙神移住于地上的岩石、树梢、坟堆、冰川上。居住在岩石绝壁、峡谷沟壑之间的地神容易动怒,降祸与人,所以人们在羊肠道口常堆积白石(嘛呢堆)其上插白幡、哈达、羊毛、战器,每当人们通山过道时必须在嘛呢堆上添置石头,焚香叩拜,祈求神灵开恩,让人通行无恙安居乐业,或者绕道而行,避开石堆(神)。山口的嘛呢堆也可以是战神,守护附近的村落、庙宇。“这些神把人与他在空间和时间方面的集团联系起来了,在空间方面,因为这些神与统治居住境域,住宅和地区的神是一致的;在时间方面,因为他们主宰了从先祖到后裔世系的命运。对于人类本身来说,这些关系正好在此交叉,如果一切都是正常的,那末这些神可以确保其生命力、权势、长寿和成功”。(《西藏的文明》)
       在西藏有许多大山河流瑚泊皆封为圣山、圣水,尤其引起人们重视的记载是吐蕃王朝时的前几代赞普皆与天神、圣山有极为密切的关系。传说西藏前七代王是天神的儿子,他们应人间凡民的焚香祈求,奉父命从天梯下凡人间为王理事,统治人民,死后灵魂顺天梯(木神之绳)返回天宫,后来人们传说首代赞普降落的山是一座圣山。圣山即国神,是国家的保护者,其停留在头顶上(高处),木神之绳即由那里展开,肩膀上停留着“战神”与“人神”。在藏族人看来某些神的名字和神所居住的山、岩石、河流同名;人们认为有些神可能招来疾病,例如,在西藏境内及周围之玛泊措湖、喜玛拉雅山、岗底斯山、唐古拉山皆为神灵的居所被称为圣湖和圣山。直至近代西藏政府每当选认新达赖和班禅之时,摄政王派人往玛泊措湖观相,据说湖水可以显现出达赖班禅的容颜与降生地,而后人们按照湖水所示之方位和降神者之旨去寻找灵童,除此而外,人们很少居住湖边,以防弄脏湖水,惹怒神灵,降祸与人。
       在当时,人们听任周围自然势力的摆布,认为自然势力变成了神,高山、河流、岩石、泉水、树木皆成为神的栖身之所。凡是在被认为神灵栖身之所的高山、道口、河水、树丛处都要焚香献祭。甚至“在屋顶上,有两个用石块堆砌起来的祭坛,它代表着人神和女神,旁边插有一面旗帜,它代表着战神,这就是顶上之神”(《西藏的文明》)神圣不可侵犯。如今,在我们的家乡仍然沿用这一祭祀方法,置立幡幢于大门之顶,保护全家平家,有的造祭坛于家正中。本教徒的供品有不同的分类,除了室外供养外,在家一般有高级、中级、低级三种祭品,高级祭品,供祭祖先灵魂;以中级祭品供祭家人灵魂;以低级祭品供祭死者。
       另外,还有与人们日常生活紧密相联的神灵,如土地神、帐神、家神、灶神、火神、男神、女神、舅神、战神等,其中家神、灶神最容易动怒,降来祸灾。迄今我们家乡于每年腊月二十四日晚于锅台上放一祭器内焚香面食送灶神归天。在藏族人民的观念上灶神最爱干净,每当生火做饭之际必须把柴草中的脏物如头发、鸡毛捡去,以防烧进火里招来疾病,降祸于整个家庭。如果招来不幸,必须请一位本教师来净化灶台,以除去不幸。甚至在动土、修房、撤旧立新、搬迁之时都要请本教师选择良日,现在的部分地区仍然实施这一做法,以保平安。   
       每一种神都有其特殊的威力,“通过男子之神便可以增加男性,可以确保许多后裔世系;通过女子之神可以增加兄弟姐妹,女子的财产以得到增加;通过舅神便与其他人保持良好关系,拥有充足的幸运;通过战神可以多得财富和少树敌;通过生命之神便可以得到长寿和坚强的生命力”(《西藏的文明》)    
       佛教传入西藏后,本教鬼神成为佛教的护法神,本教的一系列祭奠仪式亦被佛教采纳,形成了具有西藏特色的藏传佛教,即人们所谓的喇嘛教。无论怎样融合,两者之间亦有显著的区别。根据研究者表明佛本间的差异大体上有下列几条:佛教使用铃杵,而本教用单行的铃绕,中间有一条绕舌;佛教绕寺自右向左,本教则相反;佛教念诵观世音菩萨赞语“唵嘛呢叭咪吽”,本教则诵“唵、玛迪、牟叶、萨勒、都士”;佛教徒转经轮从右向左,本教徒则相反;佛教戴红黄等僧帽,本教徒则戴白帽,顶高而边缀青色花纹,绿以喜边,不垂丝带,遮着面孔,名为白顶胜冠,本教徒于法会跳神之时,跳神圈中煨起一大堆“桑”,佛教则相反。但是近代几乎每个寺庙都煨大小不同的桑,而在藏族居性区更为普遍,每日清晨净手煨桑诵经,若遇节日则到村落保护神(石堆) 煨桑供祭,以求安宁。
       综之,辛饶米沃以原始宗教为基础吸收外来的宗教思想和祭祀方式,使原始宗教趋于完善和正规化。再加上以后的不断传播,出现了不同的派别和经典,佛教传入西藏后它与佛教相蹂合形成了具有藏族特色的藏传佛教,尽管如此,它的宗教思想一直影响着藏族人民生活的诸方面。今天我们研究本教不但能了解藏族社会的发展过程和藏民族的心理特征、生活方式,而且能帮助我们了解藏传佛教。   
(原载《青海社会科学》1 9 8 8年第3期第93-97页。)
来源:许德存《藏传佛教研究》
相关推荐